第67章 第 67 章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被迫成港黑少主的我只想拿诺贝尔奖 第67章 第 67 章
    直到结束的那一刻,鬼杀队的人还没能反应过来。

    鬼舞辻无惨……竟然就这么死了?

    满眼所见的全是岩浆,只有一个永远在向外喷涌岩浆的火山,不分天地、不分昼夜……那难道就是传闻中的阿鼻地狱吗?

    产屋敷耀哉对于鬼舞辻无惨的死亡感觉最为明显——他那已被治愈的身体忽然感觉到什么束缚被打破的感觉,那玄冥的感觉告诉着他这是萦绕在他们家族血脉中的诅咒被解开了。

    而他对那位卯之女神大人的身份定位似乎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

    ——天之御中。

    他没忘记那位大人困杀鬼舞辻无惨时所说的文字。

    天之御中主神的确不同于三贵子中的月读命,甚至也不是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这两位父神母神级别的存在。天之御中主神,那是开天辟地以创世界的至高大神。

    产屋敷一族因为诅咒的缘故听取神主的意见世代与神官一族通婚,产屋敷耀哉因此也耳濡目染了解了不少神道知识。天之御中主神在日本神话里存在感不强,是因为它是犹如宇宙、阴阳这样基本的元素一样的抽象存在。名字是有力量的,也是最简短、最直接的咒语,所以有关的神明名字是不能随意用的……那位卯之女神大人的力量,怕是比他们所能想象到的最强的程度还要强大。

    鬼杀队的人被太宰望月带回到了原来的土地上。

    红色的月亮已经不见了,天上的月亮现在还在向中天之位攀升的路上,颜色已经比刚才明亮了不少。

    夏日的凉风还像之前一样清凉柔和,但受着清风吹拂的人们的心情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

    在太宰望月从空中落到地面的时候,鬼杀队的人已经在地上跪了一大排,从上望下去只有一排齐刷刷的发顶。

    这一次站着接受他们郑重的大礼,太宰望月没有气弱,而是坦然地受了他们的感谢。她也被这气氛所感染,神情愈发如神明一般庄严肃穆。

    她目光冷静地看向面前鬼杀队的人——鬼舞辻无惨死了,她对蝴蝶忍的契约条件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该轮到她了。

    她用着公事公办的语气平静至极地说:“作为让未曾订立过契约的我降临于此的代价,召唤我来此的圣杯已将它的全部能量补偿给了我,所以圣杯的所有权如今在我。这一点现在没有争论。因为圣杯归属于我,所以蝴蝶忍召唤我至此的请求——将祸乱人间千年的鬼舞辻无惨消灭——将由我来完成。如今我已经为她达成愿望,而与之相对,蝴蝶忍也要完成我的愿望。”

    请神降临的代价是什么?

    一般人会想到的都是以生命为代价吧。

    但即便如此蝴蝶忍脸上的微笑也始终不变。

    ——当看到杀死了姐姐香奈惠的童磨在她眼前坠入岩浆底时,她感到了一股从灵魂深处升腾上来的超脱感。她自从目睹姐姐被童磨杀死的那一刻就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要杀死童磨。如果没有卯之女神的帮助,她大概用同归于尽的方法来杀死童磨也死而无憾。

    而且这次在她面前死掉的不仅是童磨在内的六个上弦月,就连鬼舞辻无惨也一并被终结。哪怕用这区区一个微薄的肉身作为降神的代价她也能含笑九泉。

    “我的愿望暂且不说。——作为违规召唤我降临的代价,仅是一个圣杯仍然不足,所以我要求你们为我做一件事情。”

    “就如能量的流动永久守恒,有得也必定有舍,这个等价交换的规则铭刻在世界法则中的,只要还在这世界里,万事万物都必须遵守这个规则,所以哪怕非我需要,我也必须向你们提出这个要求。”

    产屋敷耀哉面容严肃,决心哪怕没有代价的约束也无论如何要达成卯之女神大人的要求,因为这是灭杀鬼舞辻无惨的神明的要求。

    产屋敷耀哉:“您请说。”

    太宰望月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说道:“二十年内,日本将会加入一场规模空前的世界大战,届时日本将会对东亚的多个国家发动侵略战争。”

    “——我不要求你们阻止这场战争,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你们能阻止的事情。但是,蒙受我恩惠的鬼杀队所有成员以及子孙后代皆不可参加这场大战,亦不可从钱粮情报等任何途径帮助这场不义的战斗,你们所修炼的呼吸法不可出现在战场上。”

    “我在此定言,若有人将斩鬼之战上未曾折断的刀刃沾染上他国国民的鲜血,必将获十倍业报。此言以此方天地为见证。”

    “——是,我会约束鬼杀队上下所有成员遵守这一诺言。”产屋敷耀哉知道这件事履行下去的难度,别的不说,鬼杀队虽然不是官方承认的组织,但也是被官方高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着的存在,若真发生战争,官方不会不觊觎他们这些成熟的战力。可虽然知道这些,但产屋敷耀哉仍然毫无动摇地应下了。

    太宰望月听到产屋敷耀哉没有一丝迟疑的态度心里稍感安慰,因而她的语气也温和了些:“很好,那我与鬼杀队的因果可以就此完结。”

    “不过——除了蝴蝶忍的问题,我还有一个私人的问题要解决。”

    太宰望月垂下眼眸,看向那个白色刺猬头的不死川实弥。

    “——不死川实弥。”她语气平淡,“你的道歉我接受了,但是,作为害我被人当做恶鬼讨伐的元凶、作为冒犯我的人类,我要你对此付出代价。”

    不死川实弥表情沉稳,恭敬垂首的姿态丝毫不变,蓦地,他将一只手放到了刀柄上:“那么卯之女神大人——请允许我切腹自尽,作为我冒犯神明的谢罪。”

    他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惊讶,甚至也不觉得愤怒。在见证了这位卯之女神神明一样伟大的力量后,他知道他的行为对于这位卯之女神是多大的冒犯。而作为一名剑士,以切腹自尽来作为做错事的谢罪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手段。

    但是太宰望月阻止了他:“不,我不接受这种谢罪。我对你的性命没有兴趣,如果你死了那我所受过的委屈就没有偿还的人了!”

    不死川实弥忍不住有些呆愣地抬头看她,然后就看到她用无比冷酷的表情说出了对他的惩罚:

    “你,一年不许吃萩饼。”

    不死川实弥:“………………???”

    不只是他,鬼杀队的柱们一瞬间也变成了豆豆眼。

    只是不许吃萩饼???神明的惩罚就这样???

    不死川实弥心里巨大的荒谬感消散后所感觉到的却是难以抑制的笑意。

    ……果然啊,这位卯之女神大人是位货真价实的大善神,因为很善良,所以连惩罚也显得有些可笑。

    可这样天真的柔软也真是太美好了,与她的善良相比,他刚才所想的以死谢罪甚至是对她的纯洁天真的一种亵渎。

    不死川实弥忍不住唇角勾起,声音里有一股憋不住的笑意:“——是一年不可以吃萩饼吗?我知道了。”

    太宰望月语气变得非常不满:“……你那是什么语气?态度认真点,我现在在说对你的惩罚!你是觉得惩罚不够吗?!那就再加上一年不许养独角仙!”这什么人嘛!这是很严肃的事情!

    “咳……不愧是双眼能看透万事万物的卯之女神,对我所在意之事看得十分敏锐。”不死川实弥握拳抵在唇前挡住逐渐上扬的唇角,a“不过只是惩罚我一年不能养独角仙和一年不许吃萩饼吗?要不要多加些时间?就算惩罚我一辈子不能这么做也可以的。”不死川实弥表情认真地建议道。

    太宰望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就摇了头:“诶、一辈子就算了吧,那就成了彻底要剥夺你的爱好了。被人类误会总归也有我的原因,惩罚一辈子就超过了你的错误程度了。”可以说是相当通情达理了。

    然而,正是不死川实弥和太宰望月这相当认真的一来一往的对话就让在旁边旁听到的柱们实在忍不住破功了。

    甘露寺蜜璃还在捂住嘴拼命暗示自己还是在卯之女神大人面前,不能失礼地笑出声来,然而宇髄天元已经咧嘴笑了出来,炼狱杏寿郎笑声爽朗地看向不死川实弥,蝴蝶忍也捂着嘴轻笑起来。

    ……太宰望月觉得自己的威严形象有被笑到,她重重一呼气表示自己的不满,直接点名同在偷笑阵营里胳膊肘往外拐的不正经er:“小忍,我走了之后你要帮我监督他!”

    蝴蝶忍笑着认真应下:“是,我会帮辉夜监督他的。”

    果然辉夜所说的她之后要支付代价也并不是她的性命……辉夜,真的是很温柔很温柔的孩子呢。

    不死川实弥此时也不再控制自己的笑意,他咧着嘴同样应下:“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履行我的‘惩罚’的。”

    太宰望月再次以威严的目光扫视鬼杀队众人,但显然她已经不能让气氛回到刚才那严肃又沉重的氛围中了。

    太宰望月:“……”

    超丧气……她还是港口黑手党的少主呢,竟然对他们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她可还是(被迫)混黑的人呢!

    “哼……”太宰望月一撇嘴所幸不再管他们,她转过头去对着蝴蝶忍说,“小忍你跟我来。”

    蝴蝶忍听话地站起身子,刚一站起来,她就被从平地传送到了她在蝶屋的房间。

    太宰望月站在屋里踯躅了片刻。说实在的,这话她实在有点说不出口,但为了回去原本的世界她又不得不做这件事……

    她被召唤过来的媒介是乌鲁克大杯,而在这个没有魔术概念的世界里,完成乌鲁克大杯契约的条件也受世界规则影响被因地制宜地改换成了双方都要完成愿望。乌鲁克大杯的能量被作为召唤她的代价献祭给了她这件事她也没说谎。

    蝴蝶忍交付给乌鲁克大杯的心愿是杀死鬼舞辻无惨,这个心愿太宰望月帮她达成了。

    而现在,距离太宰望月可以脱离这个世界就剩下了最后一个条件——完成太宰望月来到这个世界时许下的心愿。

    “为了完成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契约,我不得不要从你这里得到一样报酬。而这个报酬……小忍你得知道,这不一定就是我认真许下的心愿,它可能就是一道意念,一个梦境,或者是一个不成型的想法……我的意思是,这可能不是我真实的想法,你能理解吗?”为了不被误解,太宰望月非常、非常认真地向蝴蝶忍解释道。

    蝴蝶忍对着望月温柔地一笑,声音有十足的安抚:“没关系的,辉夜想要什么都可以哦,事实上哪怕是要我的性命都没关系,毕竟我的夙愿已经被辉夜实现了。”

    “——不不不,我怎么会要小忍你的性命呢。”这个时代的人好像对拿性命做代价很习以为常似的,太宰望月一边摇着手一边有些尴尬地想到。

    眼看天色不早了,再一想到还在等待她回去的中也,太宰望月深吸一口气咬牙说出了自己不得不去做的那件事情——

    “小忍——请让我充满热情地抚摸你的胸部!”

    叫你总是袭胸小桃井,叫你做梦梦见小桃井的胸部……因为相性高而被圣杯拉过来竟然是因为这种原因,你真是太出息了,太宰望月!

    -------------------------------------

    终于回到上一个世界里的太宰望月落点还是在酒店住的那个房间里。

    然而太宰望月回来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接着就被酒店窗户外面的景象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外面这高楼林立,现代化建筑比比皆是——这可不是她离开时的那个年代的建筑风貌!

    白眼能穿过酒店看到百米外的街道,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基本上人手一部移动电话。而在她离开前,这个世界的移动电话明显还是稀有物品,联络多是靠各地的固定电话。

    …………她这究竟是离开了多久啊?!?!

    -------------------------------------

    鬼灭世界。

    见到蝴蝶忍完好地从蝶屋里走出来,虽然炼狱杏寿郎早就猜到那位应该不会要了蝴蝶忍的性命,但见结果终于落定还是叫人松了口气。

    他张望了下空荡荡的房间:“哪位大人已经走了吗?”

    “嗯,辉夜已经回去了。”蝴蝶忍温和地微笑着回答道。

    炼狱杏寿郎面容爽直地抱臂站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道:“唔……稍微有些好奇那位大人想要的是什么呢。”

    蝴蝶忍竖起食指挡在唇上:“这是秘密哦——是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秘密。”

    “辉夜也不会想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小小的玩笑的。”她用着一如既往的不符合言语规律的声音说道。

    “说的也是,哈哈哈哈————”炼狱杏寿郎爽朗的笑声穿透了夜色上空。,,网址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被迫成港黑少主的我只想拿诺贝尔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被迫成港黑少主的我只想拿诺贝尔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被迫成港黑少主的我只想拿诺贝尔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