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我和反派飙演技【完结】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快穿] 52、我和反派飙演技【完结】
    谢晋自然不肯轻易认罪。

    这罪名一旦认定了,那就是必死无疑。

    但是一向以公正严苛闻名的锦衣卫指挥使,皇帝身边几十年的老人张公公,还有御医,皇帝最信任的三个人,都站出来指认。

    谢晋就是想抵赖,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去找寻突破口。

    他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丞相,却只见丞相闭上了眼,满脸痛苦神色。

    就连丞相都不知道该如何帮他……

    谢晋想为自己辩驳,可是突然间觉得浑身都失去了力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还是得让三皇子殿下您受点委屈了。”

    迟洛挥了挥手。

    大殿外涌进一群东厂与锦衣卫的人,但是他们共同的目标也是王座上的谢晋。

    谢晋怒极,“佩剑进朝堂,你们是想反了不成!”

    “来人!护驾!”

    他吼叫着,却无人理睬。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至少在此刻,谢晋是翻不了盘了。

    这一场“逼宫”,以一种平静到极点的方式落幕。

    王座上空荡,大殿里寂静。

    丞相压下怒意,尽力平静的看向迟洛,“督主大人做了这么多,如今是要迎七皇子登上帝位了吗?”

    迟洛摇了摇头。

    她和时慕都不会在这个世界长留,这些权势都毫无半点意义。

    丞相嗤笑了一声,自说不信的。

    三皇子倒台,他也必定无法长存。

    如果七皇子登基,对于他的整个家族而言都是灭顶之灾。

    倘若如此,他也必定会付出所有代价,让谢时慕和迟洛也不好过。

    而时慕面向了所有的大臣们,微微俯下身,“时慕自知愚笨,定是不堪当此重任。”

    “待事情解决谋害父皇的歹人受罚后后,我自愿前往封地,永世不回朝堂。”

    殿中一片哗然。

    在所有大臣眼里,这场储君之争的胜利者只可能出现在三皇子和七皇子二人之中。

    如今三皇子弑君罪名难以洗脱,借着东厂支持,时慕定是稳坐皇位。

    而时慕却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让人吃惊的。

    时慕继续不慌不忙道:“并且父皇曾和我们闲谈过他心中的太子人选,当是大哥。”

    “首先大哥为

    长子,虽然我朝并无立长说法,但是在父皇眼里,大哥也是我们子嗣之中唯一由父皇看着长大的。”

    “其次便是上一次平定边境之事,大哥未动一兵一卒便得以和解,父皇一直赞不绝口。众位看如何呢?”

    大皇子的母亲是已逝的宁皇贵妃,外祖父是曾经的太子太傅,也就是先皇的老师,论地位足够服众。

    更重要的是,宁家和丞相一直交好。

    在剩下的皇子里,只有大皇子登基对丞相是最为有利的。

    但是丞相有嫡亲的外孙谢晋,一直也没对大皇子抱过什么期望。

    迟洛没有说话,而是笑着看向了丞相。

    丞相自然也是个聪明人。

    为什么会选择大皇子,迟洛话里的意思丞相听的格外明白。

    他放弃保三皇子,迟洛和时慕推大皇子登基。

    这算是一笔交易。

    他本就难保住谢晋,现在就该聪明点放手。

    而站在不远处的大皇子整个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丞相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大皇子一眼,但是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丞相跪在了地上,大声疾呼道:“大皇子乃先帝心中人选所属,臣等自然谨遵先帝遗愿!恭迎大皇子登基!”

    迟洛也跪下,重复道:“臣恭迎大皇子登基!”

    这朝廷若可以说分为三个势力,便是分别被丞相和迟洛所领导。

    剩下的中立派或者别的皇子的党羽,一向是夹着尾巴做人。

    丞相和督主共同表态了。

    一地的人都跪了下来,跟着喊道:“臣恭迎大皇子登基!”

    时慕微笑着扶着大皇子坐上了那九五至尊之位。

    和上次出兵前往边疆一样,大皇子坐上皇位的时候双腿也是在颤抖的。

    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就登上了这个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而因为丞相的默认,没有人再敢去插手这件弑君的大事,谢晋的死罪很快就定了。

    而行刑前一晚,迟洛和时慕一起去看了谢晋。

    狱里的男人衣衫落魄潦倒,看起来再也不似曾经那个风度翩翩的七皇子。

    迟洛“啧”了一声,看向时慕问道:“你会愧疚吗?我们为了回去所以要让他死。”

    “我有什么可愧疚的,是他想要杀我在先。”

    时慕脸上带着难以莫测的浅

    淡笑意,“而且也是他蠢,等不及皇帝自然病死,下了那些催命的药。这些,都是他活该啊。”

    迟洛点了点头,赞同道:“你说得对。”

    谢晋死于第二日午时,在热闹的市集被斩首。

    时慕邀请迟洛来了自己的宫中。

    两人端坐在桌前,面前放着上好的美酒佳肴。

    迟洛问时慕,“哪些是有毒的?”

    “酒里。”

    时慕说着夹了一小块肉吃下,“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再一起把酒喝了吧。”

    “回去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吃。”

    迟洛说完,便对着时慕举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示意他一起饮下。

    时慕表情似乎有几分无奈,但是也只能举起了酒杯。

    迟洛道:“我们换一换吧。”

    时慕笑着问她,“你是在怀疑什么呢?”

    迟洛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他,“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做的话,那你又在心虚什么呢?”

    时慕坦然的把酒杯放在了迟洛的面前,与她做了交换。

    酒杯轻轻碰撞,两人一同饮下。

    不出十分钟,迟洛便觉得自己的腹部刀割般疼痛。

    药效发作了。

    时慕依旧是带着笑意看着她,问道:“迟洛,你知道吗?我以前可喜欢看电影了。”

    迟洛不明白这种时候为什么还要闲聊,眼底带着些许疑惑看着时慕,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因为在孤儿院里,那些有趣的玩具都会被比我高大的小朋友们抢走。为了不被欺负,久而久之我也不会去和他们争抢。所以我唯一的娱乐方式,便是和阿姨们一起在客厅里看电影。”

    “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胭脂扣》,如果你还能回到现实世界,也可以看一看。”

    这一番话听起来没头没脑。

    时慕显然也不是那种闲的没事会和她互相安利的人。

    迟洛的手抵在桌前。

    胭脂扣……

    这部电影她也看过。

    讲的是一个红牌妓女和富家少爷间不被允许的爱情故事。他们以胭脂扣定情,相约一起吞鸦片殉情。

    但是□□吞了鸦片后死亡,富家少爷却因为懦弱被人救活,苟且偷生在了人世间。

    迟洛脸上飞快的划过了愕然,转而立刻也就明白了时慕想要说什么。

    与此同时,她的唇边流出了鲜

    血,而明明一起服了毒的时慕却和她截然不同,看起来却依旧是那般气定神闲都模样。

    原来……从始至终,时慕都只想让她一个人死!

    迟洛踉跄的起身走到时慕的面前,飞速的从腰间拿出那把短刀,费尽了全部的力气刺进了他的心脏。

    她绝不允许他独活。

    也不知是否是迟洛的错觉,时慕好像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任由着她把刀捅进胸口。

    与此同时迟洛也实在支撑不住了,整个人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短刀已经刺进了时慕的心脏,他外衣处沾着鲜血。

    但是可惜的是,迟洛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无法再把那把刀刺的更深。

    迟洛不甘,手努力的握住刀柄,但是却又还是控制不住的滑落。

    她以一副有些可笑的姿势趴在时慕的面前,却又无法亲手给他最后致命的一刀。

    千算万算,终有一疏。

    当真是,不甘至极。

    时慕轻叹了一口气,俯身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时慕握住了迟洛的手,把她的手搭在了他胸口插着的短刀上。

    而此刻迟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何况再推动这把短刀眼底含着怒看着他。

    时慕的手包着她的,然后用了力。

    迟洛眼见着那把刀,完完全全的插入了时慕的心脏处。

    他自是同样必死无疑。

    迟洛终于闭上了眼,最后一口气也随之咽下。

    感受到迟洛生命已彻底消亡,时慕却将她抱的更紧了些。

    他微微俯下身,在她的眉间落下了一个吻,算做落幕。

    一切,都结束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时慕并不知道只要他死了就能回去了

    因为不确定计划是不是百分百成功

    所以为了避免意外,时慕想让迟洛死在他之前

    哪怕只能算一个人成功

    也是他回去

    是真的白眼狼啦,,网址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