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一货二卖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国星穹 二九、一货二卖
    敦煌。

    敦煌郡守裴显面无表情地望着远方。

    他是与于阗使臣一起赴京的,在确定清河公主和亲之事后,他先一步回到敦煌,为公主出塞之事做准备。

    这是公主出塞之前所经过的最后一处秦郡,再往西,便进入漫漫流沙之地。虽然在疆土上也算得是秦地,但因为没有人口,也未划分郡县,实际上已经是秦地之外了。

    在裴显身边,五百余名郡兵正与他一起守着。

    “郡守,五百名郡兵……数量是不是少了些?”裴显身边的一名属吏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五百名郡兵将护送公主进入流沙之地,以公主身份来说,确实不算多。

    “我能怎么办,郡中能够抽调的兵力全在这儿了,这五百名郡兵派出之后,我手中能和的只有三班几十名衙役。”裴显苦笑道:“谁能料想此时青塘那边的羌胡也闹了起来,将郡中的兵士全都调了去……唉,当真是一事不顺,诸事不顺!”

    那名属吏看了看西面,压低声音道:“玉门、阳关都尉所辖军卒……如何?”

    裴显瞪了他一眼:“别的能动,这两处都尉所的军卒怎么能动?而且,就算我想动,他们直辖于大将军,也不是我能够调动的!”

    说到这里,裴显就有些憋屈。

    若大的敦煌郡,作为边郡,驻军肯定不少,但他能够真正指挥的只有郡兵,那些精锐的边军直属于大将军,由驻所的将军、都尉们指挥。若给他面子,配合他行动,若不给他面子,对他呼来喝去叫骂也是有的。

    属吏见他还不通情理,便又说道:“郡守调不得他们,可公主呢,公主奉天子与大将军之令和亲,总能够调动他们吧?”

    裴显噗的一笑,深深看了属吏一眼,然后没有说话。

    属吏低下头,也没有再劝。只是当裴显看到东面远远的烟尘扬起而迎上去时,他悄然后退,然后骑上马,飞快地跑入城中。

    敦煌城不大,作为边郡,全郡人口也不过区区五万余人,集中在敦煌城中的更只有不足万人——这其中还包括驻此的军士官吏。甚至可以说,这座城市,完全就是为了当地郡军驻囤而设。但是,因为此地是交通要道,是西域胡商进入秦地的第一站,也是秦商入西域的最后一部,因此在设郡建城之后,商业繁华,往来的商旅人数极多。

    此时一座酒楼下,便有一支小小的驼队正在饮水。

    那属吏来到这酒楼边,向着驼队中的一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跟着他过来,没说话,先是递上去了一个小包。属吏掂量了一下包中的份量,紧绷的脸松了下来。

    “没成,郡守不愿意。”他低声道。

    “怎么会不愿意,他只要动动嘴皮子便可以升官,为何会不愿意?”那商人急了。

    “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大人物的想法,我们这些小人物怎么能揣测?”属吏噗的一笑:“我跟你说,若你们真想着随大军出去,我倒有条明路可以指给你们。”

    “请讲,请讲。”那商人连连拱手。我在武侠大陆捡属性

    属吏笑眯眯地伸手捋着自己的胡须,那商人恍然大悟,忙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个布袋。他在伸过去时有些犹豫,属吏却一把夺了过来,然后低声道:“你们为何不直接去寻使团,找个于阗人帮忙,寻于阗使者,多塞些钱去,于阗使者开口,可比我们郡守开口管用。”

    那商人目光闪动,然后突地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有想到!”

    “无论你想到没想到,这个,我可是不退了。”那属吏冲他扔了摇手中的布袋,笑眯眯塞入衣袖之中。

    “王掾吏说笑了,怎么会要你退……呵呵,王掾吏家中乃是大秦世族,我们想要结交都没有门路,怎么敢得罪了?”那商人哈哈笑了起来。

    王掾吏点了一下头,又继续催马前行,不一会儿,到得一家小院。他下了马,将缰绳拴在了一棵酸枣树上,然后进了院子。

    敦煌缺木材,这院子乃是土坯,当他进来之时,屋里几个壮汉手握着钢刀警惕地望来,见是他,这几人才松了手。

    “王郎君来了。”他们向王掾吏招呼道。

    王掾吏点了点头:“我要进去。”

    “主人说了,王掾吏随时可进。”壮汉一边说一边做出请的手势。

    王掾吏走进屋子。

    从光明之处突然走进阴暗的屋内,他眼睛初时有些不适应,稍稍过了会儿,他才看清楚屋中正堂靠北的主位上高高坐着的人。

    他拱手行礼:“见过孙郎君。”

    戴着口罩的孙谢缓缓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如何?”

    “裴显虽然也是九姓十一家之人,但早无志气,我劝了两回,他都没有应。”王掾吏道:“不过那伙胡商,我让他们去寻于阗使者,到时给他们一点方便,他们贿赂了于阗使者,让使者闹起来,必然能调走都尉所的守军。”

    孙谢点了点头,然后阴森森笑了起来:“呵呵,做得好,做得好!”

    “这件事情……”王掾吏略一犹豫:“孙郎君可否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么?”

    “你不必知晓那么许多,反正事成之后,我必然让你重归洛阳王氏。”孙谢轻轻抚摸着遮着鼻子的口罩:“风风光光……以嫡子的身份重回洛阳王氏,而不象现在一样,只是一旁庶余孽,得不了美职高官,只能沉沦于边郡下吏!”

    王掾吏面上一喜,他并不怀疑孙谢有这能力。

    毕竟孙谢是雁门孙氏当家之人,哪怕伤了容颜不能为官,却还是孙氏这一代的家主。

    “在下先行告退,离开得太久,怕裴显那里起疑心。”他向孙谢行礼道。

    孙谢摆了摆手,甚是倨傲。

    只是等王掾吏走了之后,他站起身,背着手在屋里踱了一圈,然后道:“孙庆,去那边说一声,事情快要办妥了,让他们准备好人手!”

    孙庆是他身边的一个管事,神情却有些犹豫:“公子,这样做……真的好么?”

    “怎么,你有不同意见?”孙谢幽幽地盯着他。我的城堡,为战而生

    “不是,小人没有不同意见,只是主母吩咐的……”

    “我母亲妇道人家,有几分见识,她以为我带着清河去投靠犬戎人,就能够得到犬戎人信任?”孙谢冷笑起来:“大错特错,犬戎人此前与我家和睦,那是因为我家能够将他们急需的铁器、粮食和布帛送往关外!如今商道断绝,我家与犬戎人的关系已经不如以前和睦,我若不做出点事情来,他们如何能重视?”

    他说到这,不耐烦地挥手道:“你快去办就是了,须知你们乃是孙氏家仆,孙氏与你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此事得成……孙氏何只九姓十一家的荣耀?这中原的天下,他嬴氏坐得,我孙氏就坐不得么?”

    孙庆浑身一凛,低下头应了一声,不敢再劝,快步跑了出去。

    他在院外上马,然后疾驰到城北的一处驿站,在里面稍稍呆了片刻,便又回头。当他来到孙谢暂居的小院时,看到大队人马过来,他连忙避到一边,向着这大队人马望去。

    他看到了王掾吏,正跟在裴显身旁,随侍在一辆马车之侧。王掾吏显然没有注意到路旁的他,只是往那小院瞄了眼,然后又去瞄马车的车帘。

    马车车帘此时微微掀起,一张被轻纱蒙着的脸探了出来,向着外边观望。

    孙庆愣了一下,虽然因为面纱的缘故,看不清脸主人模样,但只从外形来看,这脸的主人还小。难道堂堂清河公主,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

    伸出头张望的却是王鹿鸣。

    她坐在清河的马车当中,哪怕这马车已经尽可能地考虑到舒适,可这沿途折腾,仍然让她觉得气闷,因此掀开帘子透透气。

    只不过一掀帘子,便看到周围灰蒙蒙的一片,吓得她又将帘子放了下去。

    “好大的灰尘!”她轻声说道。

    车内清河公主道:“那是自然的,这里再往西去,就已经是流沙之地,风大沙大,每年倒有半数时日是尘土飞扬的……”

    王鹿鸣吐了吐舌头:“那这边的人,岂不是每日鼻孔都被尘土堵住?”

    “别这样说,太恶心了!”侍剑轻轻推了她一把。

    两人都没有再提环境恶劣之事,但无论是侍剑还是鹿鸣,心里都生出担忧:还未入流沙之地的敦煌尚且如此,那么深处流沙之地内腹的于阗,岂不更甚?

    “这样的地方,我大秦百姓一样定居下来,繁衍生息……最初在这里居住的,是卫边的将士。”清河仿佛知道她们心中所想,淡淡一笑:“他们能在这样的情形下过着生计,我也是秦人,为何不可?”

    “殿下,殿下,我瞧着一队胡商了,要不要问他们卖的是什么?”侍剑与王鹿鸣都没有回应,而马车之外,陈殇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清河收住笑容,摇了摇头,然后伸过身体,凑到车窗帘幕之处道:“不必了,胡商卖的东西……在于阗想来会更便宜一些,何必从这里买了再带到于阗去?”

    外头的陈殇愣了一下,再看到赵和嘲讽的笑容,顿时怒道:“阿和,瞧你给我出的主意!”

    2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国星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国星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国星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