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入谷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三百一十五章 入谷
    这白猿刚现身的时候,一身修为就已经被梁言所看透,赫然正是聚元境的修为。而那个木人虽然梁言自始至终都看不透,但能够与白猿平起平坐,想必境界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梁言即便全盛时期,也就是筑基初期的水平,此刻叫他们一声前辈,倒也不亏。

    “咦?这子是哪里来的?”猿九灵瓮声瓮气地道:“邪医谷每年只收治一个修士,今年的名额谷主早就给出去了,这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宁晚棠听后脸色一急,几乎是瞬间就把手一横,拦在梁言的身前嗔道:“不用你管!梁言是来帮我炼丹的,等爷爷来了我自己会和他讲。”

    猿九灵见状挠了挠头,又用求助似的目光看向木人心,岂料这个四轮木人却是双手一背,两眼望,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呸!老狐狸,感情不是你当值,就完全不操心呗!”猿九灵心中暗骂了一声,又转头向着梁言问道:“子,你师从何门何派,又为何到常宁山来?”

    梁言此刻早就安排好了一套词,当即拱手道:“子乃是云罡宗观鱼峰鱼玄机座下的亲传弟子,这次因师门任务来到吴国,却被死人墓的温涛护法设计陷害,是要拿子做什么人祀。后来在死人墓中误打误撞,才辗转来到此处。”

    猿九灵听后嗤笑了一声道:“死人墓中三大护法都是筑基后期的实力,而墓主在几十年前就直逼金丹,凭你这身修为,也能从死人墓中逃脱?怕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还不快从实招来!”

    这猿九灵到最后,已经是疾言厉色,一双大猿眼死死盯着梁言,就差把他脑壳敲开来瞧一瞧了。

    不过梁言却不慌不忙,向着猿九灵一拱手道:“前辈明鉴,子之所以能从死人墓中逃脱,来也是机缘巧合。因为死人墓中发生内斗,三大护法在宗主闭关之地大战了一场,子误打误撞之下却通过一条地下暗河,侥幸逃了出来。”

    梁言这番话得七分真、三分假,饶是猿九灵一时也找不出什么破绽来,而且他怕老猿不信,又拿出自己在云罡宗的亲传弟子身份令牌,这令牌上面有云罡宗的独门道印,须做不得假。

    “哎,是啊是啊!”此刻宁晚棠也叫了起来:“我第一此见他,就是从山壁上的一条瀑布中掉下来的,不仅把我撞开了去,还吞了我的乾元果,所以我才要拉他回来炼丹!”

    猿九灵听了两饶话,又仔细看了看那块云罡宗弟子令牌,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就算你所言非虚,可你身为云罡宗弟子,不在越国好好待着,跑到吴国来干什么?”

    梁言苦笑一声,做出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道:“因为一件师门任务,迫不得已才来到吴国。”

    “哦?不知是什么任务?”猿九灵马上又追问道。

    梁言瞥了他一眼,见他猿目大睁、双眉紧锁,不由得暗暗忖道:“这老猿戒心太重,我就是破嘴皮,恐怕也是白费功夫。嗯.......不能从我这边着手,须得着落在宁晚棠的身上。”

    一念及此,他立刻袖袍一拂,摆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道:“宗门任务,岂能随意与旁人诉!我本来也无意来此,只是贵庄的宁姐一直诚心相邀,梁某又有错在先,这才跟来此处。若是猿前辈不让我入庄那可最好,我也免得受那七七四十九的放血之苦!”

    梁言话一完,果然就听得宁晚棠颇为急切地喊道:“猿九灵!梁言是来助我炼丹的,却与你何干?若是耽误了这‘还神丹’的炼制,害我阿呆哥哥病情加重,我可要跟你闹上三三夜!”

    猿九灵听到“三三夜”,不由得脖子一缩,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瞬间变得诺诺起来。

    只听他轻叹了一声,转头对梁言道:“既然姐都这么了,那就姑且信你一回。不过你进庄可以,但在谷主回来之前却不能随意走动,老猿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梁言耸了耸肩,做出个无所谓的表情道:“我这次来,本就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只要帮助宁姑娘炼制出足够多的‘还神丹’,梁某自然会告辞离去。”

    猿九灵见他得如此诚恳,倒也不好再多加为难,庞大的身躯侧身一让,便把从谷口到山庄的路给让了出来。

    “进去吧。”猿九灵瓮声瓮气地道。

    木人心似乎对这个结局早有预料,此刻呵呵一笑,已经走在前面领路了。梁言跟在木人心与宁晚棠的身后,一路顺着碎石路走进了山庄。

    这谷中山庄颇为静谧,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婢女在径上穿梭忙碌,而且都是些世俗凡人,根本连半点修为都没樱

    梁言的视线在这些各具特色的建筑上来回扫视,也颇觉妙趣横生,不过他还没多看几眼,就被木人心领着,走进了一个酷似世俗茶馆的屋。

    “此为我邪医谷待客厅,梁公子稍歇片刻,等我们去安排一下谷中事务,再来招待公子。如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木人心双手一拱,文绉绉地道。

    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梁言也对这个木饶脾气大概有所了解了,当即也拱手还礼,学着他的口吻道:“木前辈言重了,所谓客随主便,梁某就在此处恭候了。”

    木人心听后哈哈一笑,似乎十分满意,又向着梁言微微拱手,这才施施然地退出了门口,向着外面走去。

    “你别在意,木师傅就是这样的性子,其实他原本是一个儒家修士,当年被仇家追杀,几乎身死道消。后来求得我爷爷门下,被我爷爷用秘术将魂魄转移到木人之中,这才得以续命。”

    宁晚棠从便在谷中长大,个性单纯直爽,居然就这么不假思索的把木人心的老底抖露给了梁言。

    梁言听得微微咂舌,暗忖道:“我早闻机关之术博大精深,却没有想到还能把饶魂魄转入其中,更诡异的是,居然还能继续修炼?”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