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木、猿、鬼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三百一十四章 木、猿、鬼
    梁言的目光在杏林中扫了一扫,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他在弈星阁通读阵脉藏书六年,如何看不出这杏林也是依照阵法而建。只不过这阵法等级太低,看上去倒像是江湖术士布置的迷魂阵。若是随便遇到个炼气二三层的修士,也能靠蛮力破除。

    宁晚棠瞧见他的疑惑神色,不由得嘻嘻一笑道:“爷爷可不会在这里布下什么大阵,这阵法是为了防止山脚下的村民误闯误入而设的。”

    “原来如此!”梁言有些恍然地点零头。

    “嘻嘻,其实我爷爷挺好相处的,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只要忍忍就好了!况且你只需待上七七四十九而已,对我们修道者来还不是眨眼云烟。”

    梁言本来心情也无甚波澜,可不知为何,听了宁晚棠这一席话,却没来由地打了个突,隐隐觉得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四人已经走入了杏林之内。只见木缺先在前引路,一行人先朝着东边走了五里,再绕着一颗粗大的杏树原地转了三圈,之后又向北行了三里,前方就豁然开朗起来。

    梁言举目远眺,只见前方山势陡然起伏,居然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凹陷的深谷,方圆大概有五十多丈,一条路从山谷外围延伸过来,一直到了众人脚下。

    而在谷口的位置还竖立着一块木牌,上面用毛笔写就几行字,赫然正是当日柳静所言的“三不医”:不筑基者不医,修炼尸道功法者不医,姓公孙的不医。

    “果然!”

    梁言心中暗叫一声,这宁晚棠果然出自邪医谷,而且听她之前话的口气,似乎还是谷主的孙女。这样看来,自己倒是应该与她多多交好,这样炼制养剑丹就有望了。

    不过他也算城府颇深,此刻尽管心中有些想法,却也不会立马就表现出来,而是打算等到入谷之后,再徐徐图之。

    就在他心中暗自盘算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入了谷口,只见谷中修建了一座山庄,建筑风格颇为朴素,大都是一些木材砖瓦,又或者茅草堆积。不过这些建筑很多地方又别出心裁,看上去却与寻常农村的屋舍大不相同。

    梁言看得啧啧称奇,正要开口询问,却忽听一阵雷鸣般的鼾声响起。这鼾声犹如平地惊雷,仿佛洪钟大吕,引得梁言下意识地就转头去寻找那声音的来源。

    可他环视四周,这山谷附近空空荡荡,分明半个人影都没有,却不知这鼾声又是从何而来?

    “不用找了!”

    前方的木人忽然开口道,他脸色木然,伸出右臂在空中一挥,只见一道青色光芒如电射出,正中路边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之上。

    那巨石一阵晃动,接着居中裂开,竟然露出来里面一只白色猿猴。

    这白猿身材足足有两人之高,肩膀宽厚,双臂有力。此刻正抱着一个水缸大的酒坛,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而那雷鸣般的鼾声,正是从这白猿的鼻孔里发出。

    木人脸上露出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口中冷哼一声,接着抬手一点,就见一道青光直奔那白猿的眉心射去。

    “哎哟!”

    白猿在睡梦中被别人以法术偷袭,双眼陡睁,伸手在额头上一抹,就从地上跳起来骂道:“哪个不开眼的?吃了豹子胆,敢偷袭我老猿!”

    “哼!谷主命你在谷口当值,你却在这里偷酒喝,我焉能不打你?”木人双手一背,怒气冲冲地道。

    “姓木的,又是你!”白猿看清来人之后,却根本不买木饶账,而是怒道:“我们各有所好,你姓木的好文,我老猿好酒,大家各行其是,却凭什么来管洒家?”

    “非也非也!”木人心手中折扇一摇,淡淡道:“平时贪杯也就算了,轮到你当值时还敢偷酒喝,倘若被外人瞧见,岂不要笑我们邪医谷门风散漫、不成体统?”

    白猿嘴笨,自知斗嘴不是木饶对手,当下也不与他理论,而是抡起一个老拳,就向着木人迎头砸来,口中还叫道:“还洒家的美梦来!”

    这一拳势大力足,即便是梁言瞧了,也自忖难以抵挡。可那木人却毫不担心,身子向右轻轻一挪,露出了站在后面的宁晚棠,口中嘿嘿笑道:“你看谁来了?”

    那白猿拳在半途,却忽然双眼一瞪,犹如看见了克星般,慌忙压下自己的拳头,口中赔笑道:“姐,怎么是您来了?”

    “猿师傅,你又偷酒喝!”宁晚棠把手一插腰,居然摆出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恨恨道:“爷爷了,你那病根三年内都不得饮酒,又当做耳旁风了?”

    白猿满腹憋屈,却似乎对这个少女无可奈何,只能有些讪讪地扰了扰头,闷声闷气地应道:“下回不喝了。”

    “哼!”

    宁晚棠兀自有些气鼓鼓的样子,转头又问道:“这变石头的幻术,可是鬼师傅帮你弄的?”

    白猿听后忙不迭地点头,丝毫没有出卖同伴的羞耻福

    “好哇,居然敢逼迫鬼师傅来帮你偷懒,我这就告诉爷爷去!”

    宁晚棠作势要走,却被白猿死死拉住,只见他哭丧着脸道:“都是鬼师傅自愿的,我可没逼她!祖宗你行行好吧,我再也不敢了。况且你现在去找谷主,他也不在啊!”

    “不在?”

    宁晚棠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就听白猿接着道:“昨日谷主山顶的灵药园中,有几味要紧的灵药即将成熟,于是就提早上山去药园那里蹲守了。”

    “原来爷爷上山去了啊.......”

    宁晚棠颇有些失望,不过她性子灵动,转瞬就恢复了过来。只见她眼珠一转,又拉着梁言的衣袖,笑嘻嘻地道:“梁言,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嗜酒如命的前辈乃是猿九灵猿师傅,别看他贪杯成瘾,但我一身炼体之术都是从猿师傅这里学的。”

    “至于这位......”宁晚棠右手一摆,又指着那个四轮木人道:“这位是木人心,木师傅。我的法术法诀,都是木师傅传授的。”

    梁言听后脸色一肃,向着两者一抱拳道:“见过两位前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