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逃离死人墓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三百零九章 逃离死人墓
    面对这道惊饶剑罡,巫经武面色通红,将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接着双手一伸,朝前隔空拍出两掌。

    只见两道血红色的掌印凭空飞出,朝着那道剑罡迎去。

    而他座下的帝王尸,亦是仰咆哮一声,双臂交叉在胸前,一圈圈金光散出,在身前竖起一个巨大的金色屏障,摆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白色剑罡瞬间就至,遇到巫经武所发的血色掌印,只是略略停顿,就将那两道掌印斩散,接着余势不减,又朝帝王尸的金色屏障斩去。

    轰!

    一声爆响传来,金色屏障在耀眼的白光中左摇右晃,仿若风中残烛,下一刻便要支离破碎。

    不过那帝王尸怒吼连连,体内散发出一股股绝强的尸气,双手猛地按在那片金色屏障之上,使得原本摇摇欲坠的金色屏障,勉强稳定了下来。

    白色剑罡一击未果,也没有收回女子手中,而是在半空中化为零散剑气,轻飘飘地绕过帝王尸的金色屏障,先后斩在了它的尸身上。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那帝王尸全身上下就已经千疮百孔,不过这帝王尸到底以肉身强悍着称,那些零散剑气虽能斩破它的皮肤,却不能伤其根本。

    帝王尸虽然被逼得步步后退,却还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势,反倒是有一些零散的剑气,在洞窟中四散飞射,把温涛和计来等人吓了个半死。

    噗嗤!噗嗤!

    两道斩偏的白色剑气飞入无生河中,正巧落在梁言身旁几寸的地方,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他此刻虽然已经沉入河底,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身为剑修出身,如何不认得刚才那两道白虹乃是剑气。而且其中剑意之精纯,还远在自己之上,刚才若是再往右偏个三寸,恐怕自己这会已经死得不明不白了。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闲心去管外面发生的事情,只因他此刻体内灵力尽失,而这无生河中又有无穷怨气,一路拖着他向下直达河底。

    梁言现在脸都快贴着河底了,那无数张充满怨气的鬼脸,现在距离自己的鼻间也不过一指的间隔,而且都一脸兴奋地望着自己。而他甚至都能听到这些冤魂的欢呼雀跃,似乎正在欢迎自己这个新来者。

    梁言心中大急,双手不停挥舞,想要摆脱这股撕扯之力。但无论他怎么努力,似乎都根本挣脱不了这股束缚,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下沉。

    终于,他的双腿首先接触到河底,仿佛被拉入了幽冥深渊,他再也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存在。紧接着从腿部开始,他整个人如陷泥潭,一点一滴地被拉入河底。

    就在梁言自己都快要生出绝望之时,忽然丹田中突兀一跳,之前那个被老金羽毛所封印的青黑两色旋涡,居然不受控制的急速旋转起来。

    紧接着一股庞大吸力从中传出,再通过丹田向外,不一会便有一股黑色能量从无生河的河水中涌入沥田。

    随着这第一股黑色能量的涌入,梁言的丹田就好像拨开了瓶塞,一股股汹涌澎湃的黑色能量,源源不断的从他丹田涌入,再缓缓地进入到青黑两色旋涡之郑

    整条无生河表面上虽然还是风平浪静,但河面之下已经暗流涌动。若是有人透过浑浊的河面向下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梁言所在的地方,现在就犹如一个巨大的旋涡中心,数不清的黑色细流,此刻正从无生河的四面八方涌来,最终缓缓汇入他的丹田之内。

    随着黑色能量的涌入,那青黑二色旋涡也越转越快,所散发出的吸收之力更加狂猛,几乎将整个无生河中黑色能量都要扯入梁言的丹田。

    终于,那无生河的河面也不再平静,浑浊不堪的河水此刻犹如沸水一般,一个个拳头大的气泡冒出,诉着河底正在发生的惊巨变。

    只不过此刻洞窟中的众人,都被一场激烈的交锋所吸引,根本没人察觉到这无生河的异常。

    而处于交锋中的巫经武本人,现在更是无暇他顾。

    只见半空中白色剑罡狂舞,他自己虽然已经进阶金丹,所炼的帝王尸也是金丹境的实力,但以二对一,仍不是这道袍女子一人一剑的对手。

    连绵数十里的洞窟之中,此刻剑气纵横,白光耀眼,巫经武使尽浑身解数,也仅仅只能将防御圈缩在自己周围几丈之地,并且还在被半空中的白色剑罡疯狂打压,直至越来越。

    “仙子,大家无冤无仇,何必咄咄相逼!”

    道袍女子听后,却更不答话,只是将手中剑诀猛催,白色剑罡光芒更盛,朝着巫经武当头斩去。

    无生河的岸边斗得火热,在无生河内亦是发生着翻覆地的变化。

    随着大量的黑色能量从河水中涌入梁言的丹田,那原本死气沉沉的无生河,此刻居然渐渐变得清澈起来。

    而梁言的丹田之中,那青黑两色的旋涡,原本是青色占了绝大部分,而黑色占了部分,但此刻随着大量黑色能量的涌入,那旋涡中的两色能量,渐渐开始平衡起来,虽然仍是青色占多,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悬殊了。

    其实这青黑两色能量,自然是梁言体内的生死二气了。无生河中这些年来炼化过成千上万的修士,这些不甘的冤魂在此陨落,由串生了数不清的死气。而这些死气又被无生河所禁锢,根本无法逸散,经年累月之下,才形成了这样一条死气长河。

    原本对于普通修士来,这根本是有害无利的,即便没有河水的冤魂之力,单单被这些死气缠身,恐怕也要伤及根本,甚至于身死道消。

    可梁言却与寻常修士不同,他是活死人之躯,体内本就生气过盛,严重影响了生死二气的平衡。此刻落入无生河中,无异于虎入羊群,将无生河中数十年的死气搜刮一空。

    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河岸边那道袍女子与巫经武的斗法还未彻底决出胜负,梁言这边就已经将河中的死气吸得半点不剩,原本急速旋转的青黑两色旋涡渐渐停了下来,而无生河的河水也已经变得清澈无比。

    至于梁言本人,则慢慢地从无生河的河底漂浮了上来,只不过他这次吸入的死气过多,体内灵力又被散去,此刻脑中浑浑噩噩,只能毫无意识地随波逐流。

    忽然一个浪头打来,推着梁言的躯体向下游飘去,片刻之后就来到了深渊的边缘。他抬了抬眼皮,似乎想要睁眼看看周围。

    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从上游处又是一个浪头打来,将他整个人向下推去,就这么径直落入了那看上去深不见底的深渊瀑布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