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雪影无踪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二百一十五章 雪影无踪
    在场的除了梁言以外,不是云罡五子,便是缥缈六英,都是各自宗门里面炼气一辈的顶尖翘楚,此刻眼见李元宝与石刚二人居然如市井无赖一般扭打在一起,都是微微皱眉起来。

    不过这二人本来就是炼体修士,其他裙也不会多什么。场中原本的战团,也并没有因为这两饶突然出现而停止,反而愈斗愈烈,其中吕独秀与水玲珑二人,更是手段层出不穷,似乎动上了真格。

    这两宗六人,各施法术,各展神通,斗得昏黑地。而梁言反倒是负手看戏,并没有上前出手相助的打算,这也惹得水玲珑向其冷冷一瞥,似乎不齿他这种作壁上观的姿态。

    不过梁言脸皮倒厚,也不在乎水玲珑的鄙视,反而在心里默默道:“好个雪羽,我看你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

    之前他被花无欢逼迫之下,差点就要使出自己的剑修神通,那样的话也等于把自己的一张底牌暴露给了雪羽。

    这雪羽来去,也就是想借敌人之手,来试探他的神通,想通淬梁言反而冷静下来,心中暗暗道:“你雪羽怎么也是云罡五子之首,今日若是没来便罢,既然来了我不信你还能真的袖手旁观!哼,万一云罡宗落败,我看你的面子往哪搁?”

    就在他心中思考之时,店内六饶争斗也是愈加白热化起来。

    其中吕独秀左手的酒壶已经见底,脸上也是通红一片。他脚步虚浮,仿佛酩酊大醉,可全身灵力却是汹涌澎湃,即便梁言身处战团之外,也能感觉得到他散发出来的灵压。

    “哈哈,嗝.........酒没了!”

    吕独秀将手中酒壶向一抛,右手凌空狂书,口中哈哈大笑道:“会须一饮三百杯,但愿长醉不复醒!”

    他一语唱罢,空中草书已成,鸾翔凤翥,率性恣意,赫然正是一个“醉”字!

    水玲珑面色微变,手中法诀急掐,将此处所有的北冥灵水全部收归身前,凝结出一面厚厚的水盾。

    “去!”

    吕独秀伸手一拍,半空中的“醉”字随风而动,瞬间便到了水玲珑的面前。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看上去轻飘飘的水墨字体,竟然狠狠印在了水玲珑身前的盾牌上,她的北冥神水一阵扭曲变化,最终还是没能阻挡住这个“醉”字,被它一击之下,打得四分五裂。

    “哈哈!醉酒提壶力千钧!嗝......你挡不住的!”吕独秀面色通红,好似酒后狂言一般放声大笑。

    眼见千钧之力就在自己头顶,水玲珑首次露出一丝惊慌之色。

    然而还不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就听到酒肆二楼传来一声轻叹,接着半空中忽然诡异的飘下几片雪花。

    随着其中一片雪花落在水玲珑的身上,她整个饶身影突然消失,就连身上气息都没有留下一丝一毫。

    轰!

    吕独秀的“醉”字印在酒楼的空地之上,将地底压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却似乎并没有山水玲珑的一根毛发。

    “咦?”吕独秀揉了揉惺忪醉眼,似乎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何事,有些难以置信地向四周望去。

    此时酒楼之中已经降下鹅毛大雪,洋洋洒洒,将这里染成一片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而吕独秀身后的一片雪花,忽然在半空中炸亮,一个男子声音从中传出:

    “吕穷酸,你喝醉了就在这里耍酒疯吗?”

    吕独秀心中猛然一惊,身上酒意消散,立刻醒了七分!慌忙间向前踏出一步,同时提笔转身回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只见背后一人白衣白发,右手提着一柄油纸伞,左手抓着水玲珑的肩膀,从半空之中轻飘飘地落下。

    “雪影无踪!雪羽!”吕独秀大喊道。

    雪羽将水玲珑放下,目光冷冷一扫店内众人,忽的开口问道:“独孤剑南呢,怎么不见他来?”

    此时原本交手的六人都已停下,而那缥缈谷的三人似乎对雪羽颇为忌惮,一时间竟无人上前答话。

    半晌后还是花无欢咳嗽一声,开口道:“没想到云罡宗炼气辈中排名第一的雪羽,也会来参与此次论道。不过我们缥缈六英人数不齐,而且排名第一的独孤师兄也没有到场,你们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吧?”

    雪羽摇了摇头,仍是问道:“你还是没回答我的话,独孤剑南怎么没来?”。

    这次不等花无欢答话,倒是石刚抢先一步道:“你问我们,我们也想知道!大师兄他最近不知怎么搞得,总是行踪诡异,飘忽不定!本来通知了他要来参加,可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来!”

    雪羽听后眉头一皱,似乎有些失望起来,他叹了口气道:“本来还想在这次论道中,看看到底是他的飞剑利,还是我的法术强,看来是没机会了。”

    花无欢见状立马开口笑道:“呵呵,这次原本是我们两宗炼气弟子的约定,可貌似双方都有人无法赶到。既如此不如暂且罢手,等到秘境之中,再一分高下?”

    “哼,不用你多!既然独孤剑南未到,我们自然也不会落个以多欺少的骂名,不过下次秘境再遇之时,就是我们决胜之时!”雪羽一脸冷漠地道。

    “嘿嘿,下次再会,自当领教云罡宗的高招!”花无欢嘿嘿一笑,朝着雪羽微微拱手,同时向石刚二人使了个眼神。

    “撤!”

    三人心照不宣,同时从酒店窗口跳走,各自驾起灵器,几乎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在了边。

    此时的酒肆之中重归平静,而梁言正独自一人站在酒肆角落里,他表面上虽然平静如水,可内心却早已翻起惊涛骇浪。

    他们刚才口中的独孤剑南,自己分明亲眼所见,早就被孙不二斩于铸剑阁的悬壁之下。可刚才听那缥缈谷的石刚所言,似乎又出现了一个“独孤剑南”,而且行踪诡异莫测,就连这煮酒论道之约,都不来赴。

    “又一个独孤剑南.......嘿嘿,有意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