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夜探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夜探
    这些阴魂鬼兵原本就被雷山雷浩的法术克制,再加上唐莜月的御火环,局势瞬间改变,成了铸剑阁一方力压阴魂鬼兵。

    如今煌破以及煌清徽一行人赶到,这些鬼物就更加翻不起什么风浪,短短一会的功夫就被清除得一干二净了。

    煌破眼见己方修士并无什么太大的死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又朝着梁言等人拱手道:“煌某防御不力,惊扰了诸位贵客,实在于心有愧!”

    白轩摆手笑道:“阁主哪里话,我们此行本来就是相助阁主御敌的,消灭这些鬼,也属分内之事。”

    “铸剑阁外面明明有防御禁制覆盖,为何还会有鬼兵入内祸乱?”梁言忽然出声问道。

    “梁道友有所不知,这鬼兵没有实体,乃是鬼道修士召唤而来,根本不受寻常的禁制阻拦。”煌破答道。

    一旁的唐莜月眉头微皱,担忧地道:“这么来,铸剑阁内部岂不是危险重重?”

    “呵呵,诸位放心。这阴魂鬼兵并不是那么好召唤的,即便是数十位鬼道修士联手,只要没有筑基修士,数月之内也只能进行一次这样的召唤。他们此次进攻失败,我看短期内是不可能再用上相同的招数了。”煌破胸有成竹地道。

    白轩听后仍有些不放心:“煌阁主,事关铸剑阁安危,还是要心为上,我建议加派人手,由我等协助,每日晚上巡逻监察,以防有变。”

    “好,那就按白道友所安排。”煌破点零头。

    “对了,怎么不见独孤剑南?”梁言忽的问道。

    “他啊,晚上带队去巡查铸剑阁的防御禁制去了,毕竟这是重中之重嘛。”煌破随口答道。

    “原来如此。”梁言若有所思的点零头,接着向他拱手道:“既然这鬼兵之乱已除,我等就先行告辞了。”

    “辛苦诸位道友了。”煌破笑着还以一礼。

    等到众人走远,煌清徽才低声问道:“爹,那东西没有问题吧?”。

    “放心,我刚才看过了,不会出什么岔子!”煌破沉声道。

    “那就好,这些鬼兵来得不明不白,我还以为是冲着那东西来的。”煌清徽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放心吧,爹在那里设下诸多禁制,还有重兵把守,根本不可能有人闯入的。”煌破微微一笑,似乎胸有成竹........

    梁言与栗松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栗松将房门一关,开口道:“看来你那听到的果然没错,这帮人里面居然还有鬼道修士,可以召唤阴魂鬼兵。莫非真的不是复仇,而是为了夺宝而来?”

    “这些鬼兵徒有其表,单独行动的话,根本无法造成实质性的破坏,他们今晚所为,恐怕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

    梁言点点头道:“铸剑阁内闹得这么凶,煌破却姗姗来迟,很有可能是去查看那所谓的‘宝物’了,如此关心则乱,这宝物的位置恐怕已经暴露给对方了。”

    “他们派这鬼兵进攻,竟然只是为了弄清宝物的位置?”栗松一脸狐疑,明显有些不相信。

    “是与不是,这几日晚上便见分晓了。”梁言微微一笑道。

    ........

    自从鬼兵夜袭铸剑阁一事后,煌破便加强了内部的警戒,每晚上至少有二十名修士来回巡逻,而且一定会有一名练气八层以上的修士带队。

    梁言、白轩以及雷氏兄弟等人,自然充当了每日轮班的领队,而独孤剑南却因为要保护防御禁制,就根本没有参与其郑

    这晚上,已经是梁言来到铸剑阁的第四。

    在煌破给他们这些外人安排的客房院落中,一个黑影从中跃出。此人并未驭器飞行,而是用得飞檐走壁的功夫,几个纵跃之下,便已消失在夜色之郑

    而就在他刚刚离开不久,又有一道灰影从院落中走出,眼睛朝着之前那人离开的方向瞄了瞄,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这两人一前一后,朝着铸剑阁的东部而去,在前面的那个黑衣人,似乎对铸剑阁的布防十分熟悉,沿途几次都是刚刚好避开了铸剑阁的巡逻队伍,就好像提前算计好了一样。

    而后面那个灰影则气息全无,全凭脚上功夫,以及超乎常饶耳力目力,才能远远跟在后面不被发现。

    如此行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前方那人忽的停住脚步,他俯身在一处屋顶,低头看着对面的一栋建筑。

    那里是一处低矮的破旧阁楼,门口站着两个侍卫,里面一点昏黄的灯火忽明忽暗,看上去普通至极,倒像是个破败的祠堂。

    只是以黑衣饶神识,早就察觉出这阁楼底下的院中,还隐藏了十多名修士。

    他冷笑一声,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符箓,向着半空迎风一抖,同时左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符箓无火自燃,随着一道青烟升起,黑衣人身周忽然冒出五只鬼。

    这五只鬼各具特色,有的头大手细,有的长颈无眉,还有的勾鼻厚唇,此时都是咧嘴而笑,围绕着黑衣人手舞足蹈,不停转圈。

    随着这些鬼每转一圈,位于中间的黑衣人身形便要淡上一分,等到五圈转完,那黑衣人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

    五鬼送走了黑衣人,在原地无声而笑,转眼间化为一阵青烟,仿佛什么都未发生,只留下半张未烧完的符箓从半空中悠悠飘下。

    与此同时,就在对面相隔一条街道的阁楼之中,一个黑色人影凭空出现,轻轻巧巧地落在阁楼三层。

    黑衣人环视四周,此处空间不大,里面摆设一览无余,都是简单至极的装饰品。只是在中间有一方木桌,木桌上供着一盏油灯,此时灯火忽明忽暗,好像随时可能熄灭。

    “嘿嘿,老头还挺谨慎。”

    黑衣人冷笑一声,两手掐诀,口中默诵法诀,忽的向前一指,只见一道蓝色毫光射出,在空中一分为三,径直打向木桌边缘的三处地方。

    一声轻微而沉闷的声响传来,木桌之前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几乎就在同时,那油灯好像没有了压制,蓦的火光大亮起来。

    黑衣人对此似乎早有准备,当即右手一挥,一圈淡蓝色的禁制扩散而出,瞬间将整个第三层笼罩在里面。

    此时从外面看去,这阁楼的第三层仍是昏暗一片,但其实里面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淡黄色的火光照在黑衣饶脸上,虽然隔着面罩,但他双眼中流露出的一丝贪婪,也诉着此刻的兴奋之情。

    就在此时,忽然从角落里传来一人声音道:

    “啧啧,五鬼搬运,三奇神咒!没想到阁下身为剑修,还懂这许多道门秘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