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剑修之威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八十四章 剑修之威
    来人一袭月白长袍,头戴儒巾,腰悬剑鞘,面色温润儒雅,正是丹脉弟子卓不凡!

    那长虹一击不中,于空中倒卷而回,浮在卓不凡的身侧,兀自铮铮作响。

    “定光剑!”

    梁言心中悚然一惊,之前诸多疑虑,在此刻见到卓不凡的一刹那便已了然。

    “原来如此,卓师兄真是好算计!”

    “呵呵!”

    卓不凡微微一笑道:“师弟过誉了。其实我倒对师弟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想到连那‘周颠倒阵’居然都困不住你。若有人敢师弟不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阵道才,我卓某可是要第一个不服的!唉,如此良才,可惜!可惜!”

    他连道两声可惜,言下之意已将梁言视作一个死人。

    梁言伸手点在左臂伤口上,勉强止住流血,苦笑一声道:“我猜根本没有什么七种考验,要进到这里,就只有通过那座杀阵一条路而已吧?”

    卓不凡微笑不语,算是默认此事。

    梁言又看了头上一眼,开口问道:“所以你利用我来破阵,目的就是这里的宝物吗?是不是那本铁书?”

    卓不凡顺着他的目光瞧向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本铁书,张口喃喃自语道:“你那浩然铁卷?不不不......这浩然铁卷虽也是少有的宝贝,但根本不是我现在所能催动的,我要的只是刻印其上的《浩然剑典》而已。”

    他着脸上居然露出从未有过的狂热之色。

    “哼,弈星阁如此大宗,传功阁内也不过一本《落尘剑诀》,能修到剑胚期已是谢谢地。我卓不凡何等资,又岂会甘愿困在这三尺浅滩之郑那铁卷上的《浩然剑典》是弈星祖师所留,相传可以修到金丹期,正是为我量身打造!”

    梁言听后涩声道:“你亲叔不是内阁长老吗?这宗门之中还有什么东西不能向他讨要,非要自己用计来取。”

    “你不懂!”

    卓不凡摇头道:“这里的三样东西,都是弈星阁祖师所留。虽然不是什么惊动地的宝贝,但事关宗门气运,轻易不可动用的。”

    不过其着又脸色一狠道:“我那叔叔也是老糊涂了,我卓不凡何等资,是宗门未来百年的希望也不为过,居然也拿这套规矩用到我身上。嘿嘿,竟然如此,就怪不得我亲自来取了。”

    梁言听后点头道:“所以现在只要我一死,你就可以把一切罪名推到我身上,而你则是‘恰巧’路过,斩杀叛徒的有功弟子?”

    他特意把“恰巧”两字咬得极重,可卓不凡却只是呵呵一笑道:“你死之后的事情,我自会安排得明明白白,这个就不劳梁师弟替我费心了。”

    卓不凡话音刚落,梁言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同时手中法诀急催,一根乌黑木棒从储物袋中盘旋飞出,落入他的手心。

    梁言双手持棒,朝着卓不凡灵盖一棍扫去。他虽未和剑修争斗过,但也曾观摩过卓不凡的一招半式,知道他的飞剑攻击锐不可当,只有先发制人,才有取胜的机会。

    梁言得混混功淬炼肉身,爆发力比之同等级纯粹的体修还要强上几倍。眼见这一棍势大力沉,几乎瞬间就到脑门,卓不凡却不慌不忙,右手竖在身前掐了个剑诀。

    只见定光剑如饥渴已久的猛兽,于空中发出一声爆鸣后,居然化作一道银白月华消失在原地。

    梁言虽然只是练气五层的修为,但踏入修道至今,多次与人生死相斗,几度历经生死,不知不觉间也有了趋利避害的直觉。那卓不凡只是剑诀一起,他便感到一股生死危机,身体自发的向左边扭去。

    “噗嗤!”

    一道月白光华擦着他腹丹田而去,梁言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只看到整个手掌都被鲜血染红。接着又低头一看,一道粗长伤口横贯右腰,上面皮肉翻卷,鲜血直流。

    到了此刻他才惊觉一股钻心疼痛传来,脚步一阵趔趄,那气势惊饶一棍也已打歪,落在卓不凡身侧半寸之处。

    卓不凡一脸淡然,丝毫惊慌之色都没有,脚尖往地上一点,飘飘然向后退出三丈。接着一掐剑诀,那月白光华在半空徐徐散去,重新显露出里面的飞剑本体。

    他身在半空,伸手朝着梁言一指,定光剑在半空中盘旋而回,从背后朝着梁言一剑削去。

    这一剑快得不可思议,在空中划出一道残虹,犹如一道白色月光,同时发出一道尖锐剑鸣。

    梁言双耳一动,身后汗毛炸起,他虽然无暇转头去看那飞剑一眼,但也知这一剑威力十足,只消挨到一点剑芒,必是血肉横飞的景象。

    危机之中,他转身后仰,脚不离地,身子直直地向后倒去,使了一招世俗武学职铁板桥”的功夫。

    同时右手一扬,将手中的九龙棍朝半空挥去,试图将这定光剑挡上一挡。

    “噗嗤!”

    没有梁言预想中的剑棍交击声,倒似如刀切豆腐般,那定光剑只是略微顿了顿,便从九龙棍上划过,将其无声无息的削成两截。

    “什么!”

    梁言惊骇至极,这九龙棍自他得到以来,随他出战多次,屡立奇功。其坚固程度,梁言早有体会。没想到这定光剑只是凌空一削,就将九龙棍削成两截。

    不过好在那定光剑也被九龙棍稍稍阻碍,前进方向略微偏了半寸,几乎是擦着梁言胸口而过。

    梁言在地上一个翻滚又重新站起,握着两截断聊九龙棍,口中大口喘息不止。

    “咦?没想到梁师弟区区练气五层的修为,倒是有些手段。”

    卓不凡略微惊讶的看着梁言,他自入剑道以来,若论斗法能力早已横扫同等级修士,这几年他为了将来进阶“剑胚期”,更是压制修为巩固基础。

    别看他还未迈过炼气期的第二道门槛,若是单打独斗,只要对方没有筑基,就算练气九层巅峰的修士他也不惧。

    而对付修为境界还不如他的修士,全部都是一剑必杀,还没有出现过如梁言这般,以练气五层的修为,生生接下两剑还没有毙命的。

    他心中惊讶,却不知梁言内心亦是惊涛骇浪!他参悟佛儒两门神通,对付同阶修士几乎摧枯拉朽,便是练气七层的南宫梅和范寻梅之流也不是他的对手。

    故而他虽然早知剑修之威,但自负“两鱼双生阵”的神妙,即便境界上低了两个层次,暗想应该也能斗个起鼓相当。岂知对方单人只剑,只是一刺一削,仅仅两剑,便几乎要了自己性命!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