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妙书法会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五十七章 妙书法会
    苍木峰顶。

    此时夜深人静,按已经到了以往梁言与朽木生对弈的时间。只是整个苍木峰顶却是空空荡荡,并无一人在此。

    忽然从山道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走上来一个灰衣少年,剑眉星目,正是梁言。他赶到此处,首先朝着峰顶的大树下看去,却见那里空荡荡的,并没有朽木生的身影,心中不禁微感失落。

    “莫非他老人家恼怒我失约,不再来与我对弈了?”

    梁言这样想着往大树底下走去,只见那巨石上方摆着一个棋盘,上面已经落了黑白。棋盘之上居然还悬空漂浮着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梁言友亲启。

    “居然是留给我的!”梁言心中惊讶,伸手从半空中将信封取下,他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到:

    “梁言友见谅,妙书法会将近,老朽公务缠身,恐不能按时赴约。棋盘之上乃是老朽所布之局,或可稍解乏闷。”

    梁言看完信件,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道:“原来他老人家并未恼我,而是公务缠身罢了。只是不知这‘妙书法会’是指什么,我怎么没听过。”

    他思索一会,也找不到任何头绪,只好在巨石旁边落座,转而盯向棋盘上的棋局。

    只见棋盘之上纵横交错,黑白双方各执半边江山,梁言目视良久,脸上渐渐露出古怪神色。

    围棋一道讲究一个“围”字,虽有诸多布局之法,最终都还是要落在如何“围地”上。可眼前棋盘之上,黑白两色各自连成十数条线路,有长有短互不争斗,宛如十数条长河,在棋盘上纵横交错,看着不像棋局,倒似一幅黑白水墨画。

    “这哪是什么残局!老先生莫非和我开玩笑?”梁言第一反应便是朽木生与他闹着玩呢,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以朽木生的性格,该不会做这种无聊之事,于是又耐着性子再次看向棋盘。

    “咦?”梁言神色一动,他注意到黑子连成的一条线路中,在某个地方明显少了一子,露出一个缺口来。

    他沉吟片刻,右手提起一枚黑子,啪的一声落在那个缺子之处。

    “轰隆!”梁言眼前景色翻地覆,他虽然仍是端坐在石凳之上,只是这石凳之下的整个苍木峰此刻却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十数道九曲长河,蜿蜒交错,横贯南北。

    梁言整个人飘浮在高空之中,或者,被他屁股下的石凳托在那里,空之上圆月高悬,好似就在他的头顶。

    “这里莫非是什么幻境?”就在他心头震惊的时候,脚底下的长河忽然奔腾咆哮起来,轰隆隆!梁言脑中忽然一阵剧痛,紧接着一段口诀文字突兀的在脑中响起。

    “碧水丹心诀!”脑中的信息已将功法的名字告诉了他,再低头看向下方,那里哪是什么长河,分明是一条条经脉,而那河水流动的趋势,分明就是体内灵力运转的法门。

    梁言端坐在高空,俯视着底下的九曲长河,将其流动之势与脑中法诀一一对应,在高空之中慢慢参悟起来。

    此刻若有外人来此,定会看到一个灰衣少年,端坐在大树下的一块石头上,双眼紧闭,手里捻着一枚黑子,保持着落子在棋盘上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痴了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边浮现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梁言忽然睁开双眼。他此刻汗流浃背,脸色苍白,可眼神之中却透着一股喜悦。

    “这‘碧水丹心诀’居然是一门辅助类型的功法,可以稍稍增加练气修士凝聚灵力的速度,对于他这样资质奇差的修士来无疑是最迫切需要的,而且这法诀在突破瓶颈,抵御心魔之时,也有不的作用!”

    想到这门功法的神奇,梁言心中不禁一阵暗喜。同时也对朽木生生出一股感激之情,此人率真直爽,对他也是亦师亦友。他的资质赋如何朽木生早已知晓,非但没有轻视与他,反而尽可能的帮助他,倒是与燕心瑜形成鲜明对比,令梁言心头一暖。

    “只是今日不能与他杀上几盘,下回又要等一个月之久,倒是失去了许多乐趣。”梁言摇摇头,一副颇为惋惜的样子。

    ..............

    梁言离开苍木峰后,便一路朝杏林草屋走去,就在他来到院子外面的时候,忽然迎面走来一人,正是他的同脉师兄孙钱李。

    梁言瞧他一眼,见其神色憔悴,目光却炯炯有神,知道他必定又是在灵泉山洞中修炼了一宿。于是笑道:“孙兄修炼越发刻苦,看来突破也是水到渠成。”

    那孙钱李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都看出来了?”

    梁言微微一笑道:“我之前忙于一些事情,还没来得及恭喜孙兄成功突破练气三层瓶颈,晋升练气四层!”

    这孙钱李身怀隐藏修为的秘法,而且比起永乐镇上的那帮修士不知高明了多少倍,此刻身上气息若隐若现,就连梁言也快要感知不到了。

    孙钱李苦笑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梁兄,孙某之所以如此发奋修炼,其实也是逼不得已的。”

    梁言观其神色,知道他必有苦衷。只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孙钱李不想细,他也不好开口询问的。更何况他自己体内的红色光团一事还未解决,就更加没有余力去帮别人了。

    到这里,孙钱李似乎想到什么,接着道:“起来梁兄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不在洞内修炼,如今看来也不在草屋,莫不是去寻宗内的哪位知己红颜了?”

    梁言咳嗽一声,笑骂道:“没想到孙兄也是个没正经的人,算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不在洞中,其实是去寻一位前辈下棋了。”

    “前辈?”孙钱李听后却一脸古怪道:“你是如今宗内还有哪个前辈有如此闲情雅致陪你下棋吗?”

    “怎么?”梁言心中一动,追问道:“莫非最近宗内有大事发生?”

    “你不知道吗?再过两个月,就是我宗的‘妙书法会’之日。”

    “妙书法会!”梁言忽然记起,朽木生所留的信件中也是因妙书法会临近,他才没时间来赴约的。

    “梁某对此一无所知,可否请孙兄为我解惑。”梁言道。

    孙钱李点头道:“其实师弟对此事不知,也不算奇怪的,就连我和李大力,也是第一次遇上,毕竟妙书法会乃是我弈星阁每五十年才举办一次的盛会!”

    “五十年一次!”梁言倒吸一口凉气,要知普通练气修士虽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但到底未脱凡胎,寿命了不起也就150年左右,终其一生又有几个50年,能参加几次这样的盛会?

    “妙书法会当日,会有一位常年闭关的太上长老破例出关,来会上讲书传道,据以往的法会上曾出现过低阶弟子一夕闻道顿悟,当场破境之事。另外,妙书法会期间还有各脉各道的斗法切磋,大家互印心中所学,宗门内还为优胜者设下丰厚奖品,以往也出现过一些名燥一时的法宝灵器。”

    “有这种事?”梁言心中恍然道:“怪不得他老人家不在,慈盛会必是宗门头等大事,想必他也去筹备此事了。”

    孙钱李见他恍然神色,却摇摇头继续道:“其实这些倒还在其次,妙书法会最重要的一环,还在麒麟道果的争夺。此果分为银金白三色,筑基修士吃下银果,可抵得上二十年苦修;聚元境修士吃下金果,可在凝结金丹时有机会提升金丹品质;至于金丹境修士吃下白果,可在突破瓶颈时候增加一成的几率。整个弈星阁也是托了祖师爷弈星真饶福,他老人家当年以大神通为宗门抢来一株麒麟圣树,种植在弈星阁后山禁地郑此树每五十年结果一次,三色道果各五枚,由各个境界斗法胜出者和在这五十年间对宗门有大贡献之人获得。”

    “如此来,这妙书法会,倒是名副其实的弈星阁第一盛会了。”梁言接口道:“只是不知咱们炼气期修士可有这个福分?”

    “这个你想多了!”孙钱李笑道:“参与此盛会的,至少也要有筑基以上的修为。只有一些身份比较特殊的练气期弟子,才会由长辈或者师尊带领前往,至于麒麟道果,那更是想也甭想了。”

    “原来如此!”梁言点头道。不知为何,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着白衣,亭亭玉立的少女身影。“如果是她的话,想必能够出席这妙书法会吧。”

    想到唐蝶仙,梁言一时沉默起来。孙钱李见他突然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不由得开口问道:“梁兄,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梁言回过神来,不由得飒然一笑。自己既然已经立下誓言,不到筑基不见此女,又何必去想这些事情,无端乱了自己心境。他本就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此刻微微一笑,向孙钱李告辞一声,便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