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赌斗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葫剑仙 第二十章 赌斗
    梁言虽然对这破障丹十分渴望,此时也不禁犹豫起来。要知道一枚破障丹的价值大约在80到90灵石之间。飙到260灵石已经是一个十分离谱的价位了。当了冤大头不,还容易引起其他饶窥伺。

    梁言深知财不露白的道理,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杂役弟子,能拿出100多灵石已经是极限了。再往上竞价,恐怕就会引起有心饶注意。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白衣女子从刚才起就一副淡然模样,就好像在:“你随便出价,我不加价算我输。”的样子。这如何不让梁言恨的咬牙切齿。

    犹豫再三,梁言最终还是没有出价。那黑脸汉子显然也没有料到一枚破障丹竟会拍到如此价位,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倒数3声后,便宣布这破障丹归白衣女子所樱

    这破障丹的竞拍,犹如一个插曲,引得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同时也将拍卖会的气氛推向了一个高潮。

    可惜梁言此时已无任何兴趣,看了那女子一眼,虽然有些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悻悻作罢,独自离场。

    第二梁言随林飞返回宗门,林飞倒是心情大好,一路上对梁言赞不绝口,他的阵法委实不凡,这次拍卖大会没有出现任何纰漏,要给他记一大功等云云。

    梁言表面上虽然勉强应付,但是内心却是失望至极,此次出来最大的目的没有达到,下一次机会恐怕要等到三年之后了。

    ...........

    回到宗门后,梁言又进入了忘我的修炼模式,白干活看书,晚上通宵修炼。

    如此又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中,梁言尝试各种方法冲击瓶颈,甚至连一些道听途的旁门左道也用上。但他自身的资质犹如一层无形的枷锁,使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冲破。

    这下午,在梁言完成阵脉杂役弟子的任务后,破荒的首次没有去藏书阁看书,而是独自一人毫无目的的漫步于山谷之内。

    他无数次冲境失败,心中已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魔障。只觉得地大道,实在无情。任凭你如何努力,终究难以对抗这命中注定之事。

    梁言满怀心思,不知不觉间走到一片竹林之中,他信步而游,全无方位,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何处。

    忽听竹林深处传来一阵石子磕碰的声音,好奇心驱使下,梁言顺着声音往林中深处走去。等他找到声音源头,发现那里正站着两人,一人青衣白发,面色红润似少年;另一人是个蜡黄面皮,身材高瘦的中年人。

    两人之间的地上,有着刀削般的笔直划痕,纵横各十九道,居然是个围棋棋盘。

    那青衣少年伸手一挥,便从周围竹竿上削下一节然后在手里一搓,一点火光升起后,将其扔向地面棋盘。那截竹竿被烧成炭黑,落在棋盘上,是为黑子。

    而那高瘦中年人则抬手将地面上的一块石子摄入手中,同样一搓,再投向棋盘时已经是晶莹剔透,白润异常,是为白子。

    此刻棋盘上已经布满黑白,显然这一局厮杀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两人均是沉思良久,半才落下一子。

    梁言左右无事,也在一旁观战起来,他时聪明伶俐,曾跟镇上棋院里的先生学过下棋,不出两年便把教棋先生杀得大败亏输。不过他毕竟年幼,喜爱玩耍,学什么东西都不得长久,往往半途而废。后来又找到其他好玩的乐子,就将学棋抛到脑后了。

    他在棋盘前看了半晌,只觉二人每一步落子,都下的匪夷所思,完全颠覆他以往的认知,

    到最后越下他越看不懂。

    梁言素来自傲,根本没有往这两人棋艺远高于自己的可能上去想,反而觉得这二人大概就是两个臭棋篓子,半途学艺,胡下乱玩。

    他眉头紧皱,看了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在旁道:“白子下这可就错了,要给黑子大杀四方的!”

    他此言一出,便觉不妥,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他虽然自问不是什么君子,但也不该做这毁人棋心事情。

    梁言忐忑抬头朝那两人望去,却见二人仍然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紧紧盯着眼前棋盘,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梁言话。

    “莫非这两人是聋子?”梁言腹诽道:“不过也好,既然他们没听见,那就当我没吧。”

    哪知正当他心中一松的时候,忽然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道:“嘻嘻,笑死我哩,哪来的山野子,在这不懂装懂。”

    这声音清脆悦耳,却是一个女子声音。

    梁言回头看去,只见他身后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白衣少女,身形窈窕,肤白胜雪。尤其那脸蛋和五官,粉雕玉琢,好似一件绝世珍宝一般。

    那少女明明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梁言却从这笑脸之上看到明显的讥讽揶揄之色。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梁言心中疑惑,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是她!”

    原来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那在拍卖会上,横插一脚,抢走梁言破障丹的蒙面女子。

    那少女似乎也认出了他,笑道:“原来是你啊,那晚上不自量力和我争夺破障丹的穷子。”

    这少女自他见面起,左一个野子,右一个穷子,梁言就算是泥捏的也起了三分火气,忍不住回敬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个村妇,现如今乡野村妇,也懂附庸风雅,学人观棋?”

    “你!”那少女娇叱一声,脸上涌起一片红晕。不过她眼珠一转,脸上失态的神色转瞬即逝,又恢复了之前那笑吟吟的模样,开口道:“怎么?我你两句你还不服气?你可知那两人是谁,就你这三脚猫的棋艺也在这里卖弄。”

    “哦?你倒是这两人是谁?”

    “听好了,这两人就是我宗棋道内门弟子中,排名第一的大师兄雷浩,和排名第三的许仙许师兄!”

    “内门弟子!”

    梁言心中一惊,忍不住朝那两人望去,只见两人仍然紧盯着中间的棋盘,就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两人。

    “不用看了,雷师兄和许师兄已经进入到棋道中的心弈阶段,是不会注意到你的。”

    梁言心中所想被她破,不由得害了个大红脸,不过他打定注意强撑到底:“即便是棋道内门师兄,偶尔也会有所失误的吧。下棋这东西,不就讲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

    白衣女子听后,居然忍俊不禁,抚着肚子笑起来,

    “你的旁观者,就是指你这个臭棋篓子吗?”

    梁言被她笑得脸色铁青,忿忿道:“你这个人什么都不懂,凭什么我是臭棋篓子!”

    那白衣女子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接着他话道:“好啊,既然你我什么都不懂,不如你我赌斗一局围棋如何?”

    梁言一愣,没想到她居然会对自己发出挑战,不过事关尊严,当然不可能退缩,当即挺胸道:“比就比,不过先好,赌注是什么?”

    “如果你赢了,我就把那破障丹送给你,但如果你输了,需得给我恭恭敬敬磕三个响头,再叫三声姑奶奶!”

    “不行!”梁言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事关亲人尊严,梁言不可能同意的。

    “你!”那白衣女子没想到他拒绝的如此干脆,一时呛住了。不过她眼珠一转,又笑吟吟地道:“换个赌注也不是不行,这样吧,我听林师叔,你懂点阵法皮毛,只要你教会我几个阵法,便将赌注改成‘恭恭敬敬的叫我三声师姐’便好。”

    “成交!”

    梁言这次没有任何犹豫,他早就咬牙切齿,所谓新仇旧恨一起算,这次定要在棋盘上将这少女狠狠整治一番。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葫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葫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葫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