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自信过度

才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剑通玄 第1158章 自信过度
才读书www.caidushu.com    萧羽到了这里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还没发现这里的特殊?

    继续说:“那么之所以把雷隐剑阵设在这个地方,就因为这里是神剑岛的山根所在。 ,脉络四通八达,贯穿整个山体,这里是汇聚之地。在这里设置雷隐剑阵,可以让雷隐剑阵释放出来的能量通过山脉四通八达地蔓延出去,蔓延整个神剑岛,从而成功结成笼罩整个神剑岛的闪电禁制!我开始一直不明白,到底需要多大的剑阵,才能让闪电禁制覆盖整个神剑岛。现在我明白了,根本不需要多大的剑阵,只需要在山根的地方设置剑阵,借助山脉把能量延展出去,就可以做到。你们真是聪明!”

    说着,看看地面上蔓延出去的一道道闪电,笑着说,“这里闪电流动的线条,就是山脉吧!它像剑士的脉络一样,在山体中纵横交错,你们充分利用了。”

    关于这些,如果是个普通人,肯定不知道,但萧羽是剑神界皇子,还是很清楚的。

    君自顷很诧异,本来还要对萧羽好好炫耀炫耀,结果,根本没有炫耀的机会,萧羽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一时间,实在憋得慌,憋得脸都红了。

    萧羽瞥了他一眼,继续伤口上撒盐:“我不但知道了闪电禁制为什么可以覆盖整个神剑岛,还知道一件事,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说了。

    他等着君自顷发问,然后再说出自己的答案。

    君自顷不想问的,不想跟着萧羽的节奏走,那样让他觉得很沮丧。

    但还是禁不住问了出来:“什么事?”

    才问出来,就想抽自己的嘴巴。

    不过,已经问出来,也没什么办法了。

    眼睛恶狠狠地看着萧羽,心里却微微忐忑,怕萧羽又说出让他震惊的事情来。

    萧羽笑笑:“看你这求知若渴的可怜眼神,我就告诉你吧,我已经知道闪电剑在哪里了。”

    “什么?”君自顷果然又听到了让他吃惊的事情。

    萧羽撇嘴:“闪电剑就在这里,是不是?闪电剑就在这里,它就是剑阵的核心,是这个雷隐剑阵的能量来源!”

    这么说着,其实心里很震惊,闪电剑的能量需要多么庞大,可以支撑起覆盖整个神剑岛的防御,简直不敢想象。

    君自顷的脸色在变,一会变得铁青,一会变得苍白。

    从他的表情变化,就能看出来,萧羽说对了。

    咬了咬牙:“你知道闪电剑在这里,那你知道闪电剑具体在什么地方吗?”

    对于这个,萧羽真是不知道了。

    他通过幻瞳鹰的能力,观察了雷隐剑阵的核心之处好多遍,并没看到什么剑器。

    只看到那女人坐在雷隐剑阵的核心位置,却没看到闪电剑在哪里?

    但他肯定,闪电剑就在这里,就在雷隐剑阵里面。

    暗暗猜测,莫非闪电剑是隐形的,所以看不到吗?

    对着君自顷哼了一声:“我知道闪电剑在这里就可以了,我总归可以找出来的。”

    君自顷大笑:“原来你并不知道它具体在哪里,原来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哈哈!”

    能稍微难住萧羽,竟然都让君自顷觉得狂喜了。

    萧羽静静地看着他笑,好像在看着一个傻子似的。

    那个眼神刺痛了君自顷,君自顷猛地收住了笑声,指着萧羽:“你永远不会知道它具体在哪里了,因为你的生命马上就要终结了!”

    这么说着,忽然飞身过去,抓住一根流动的闪电,大吼一声,好像在扯断树根似的,直接把那根闪电给扯断了。

    但其实,他扯断的是山体的一根脉络。

    扯断了那根脉络,闪电依然从脉络的断裂处不停涌出,如烟花在不停绽放。

    长长的山脉,仿佛一根树藤,能涌出闪电的树藤。

    君自顷握在手里,怒吼一声:“你给我去死!”

    挥动树藤,向萧羽砸落下来。

    萧羽赶紧躲闪开,树藤砸在地面,轰然bào zhà,电光四溅。

    地面被炸开一个大坑。

    君自顷挥动树藤,继续向萧羽砸落下来,神态疯狂。

    闪耀的闪电,映照着他狰狞的脸庞,那个气势,确实很吓人。

    萧羽刚才就是被那股气势震慑,所以才闪躲开来。

    但很快,稳定心情,怎么能真的被这个手下败将吓住?

    君自顷已经在短短时间里败在他手下好几次,就算现在手里握着闪电的树藤,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看到树藤再次打来,没有躲闪,而是抬手抓了过去。

    看起来是赤手空拳抓过去,就要抓到的时候,掌心却电光闪烁,雷蔓剑吐出。

    雷蔓剑出现,迅速化作一个巨大的闪电爪,包裹在他手上,让他的手也变形了似的。

    其实,他的手没变,只是多了个巨大的闪电爪而已。

    闪电爪抓住了砸过来的树藤。

    君自顷吃惊,赶紧往回夺。

    萧羽冷笑:“既然来了,还想走吗?”

    牢牢抓住。

    他的闪电爪是雷蔓剑化作而成,雷蔓剑是可以吸收闪电的。

    抓住那树藤,就开始迅速吸收树藤中的闪电。

    这股吸取的力量如此强大,整个雷隐剑阵都颤动起来,一直明灭不停。

    那女人吃惊地喊:“夫君,怎么回事?雷隐剑阵要失控了,我必须把那股山脉切断,不然,雷隐剑阵会崩溃,外面的闪电禁制就没法维持了。“

    君自顷听了,赶紧喊:“马上切断!”

    他手中拿着的树藤很快断开,原本好像拿着一根从地里长出来的树藤在战斗,树藤连接着雷隐剑阵,不停从雷隐剑阵中吸取能量,但现在,这个连接被切断开来。

    没了闪电来源,树藤中的闪电迅速被吸取干净,树藤也现出本来的模样,就是一道透明柔韧的细长带子似的,再没有攻击力。

    萧羽冷笑:“君自顷,你还有什么招式吗?”

    没想到,君自顷不但没有沮丧,反倒大笑,指着萧羽大笑:“果然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欠缺经验呢,你以为我在用山脉中的闪电攻击你吗?错,那只是个障眼法而已!我真正的攻击已经在你对付那些闪电的时候悄然完成,可你还不自知!”

    萧羽吃惊,陡然感觉,身体在收紧,好像被什么裹住,然后收缩。

    看向自己的身体,就看到,身体正被一层致密透明的光芒笼罩着,仿佛穿着一层透明的盔甲。

    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君自顷的剑技“剑鞘”。

    故意用树藤攻击自己,借助电光,弄得声势很大。

    其实,真正的杀招是这剑鞘,用他的玄光剑使用剑技“剑鞘”,趁机束缚住自己。

    现在,剑鞘已经完全贴紧身体,算是完成了攻击。

    这个剑技是把光芒分散开,笼罩住,然后收紧,越是收紧,光芒浓度越高,限制的力量也越发强。

    现在,完全贴紧自己的身体,等于限制力量达到了最强状态,就算自己是把利剑,被套上了剑鞘,锋芒也难以施展了。

    君自顷冷哼,满脸傲然:“萧羽,现在知道谁是真正的天才了吗?”

    他把手张开,剑气流凝聚,聚成一把利剑,走向萧羽。

    来到萧羽面前,盯着萧羽,“小子,你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吗?”

    没等萧羽回答,就给了自己的答案,“你太狂了,太过轻狂,这是你致命的弱点!既然把弱点暴露给了我这个天才,我肯定不会错过的。”

    心念一动,裹在萧羽身上的剑鞘就开了个小口。

    在心口的地方,开了个小口,这样的话,君自顷的利剑可以方便地刺进萧羽的心脏中。

    他把利剑对着那个小口,“不过,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把星空殿的钥匙送到我手里。”

    萧羽叹了口气:“她不是你的,就算送到你手里,她依然不是你的。”

    “怎么,到了现在,你还不服气?年轻人,输了就是输了,嘴硬就不好了!”

    萧羽全身被剑鞘套住,只能维持那个僵硬的姿势,嘴角微撇:“你刚才不是说我狂吗?我是狂,但不是轻狂,你就没想过,我狂是因为我有狂的资本吗?”

    君自顷气得咬牙,本想听萧羽说些软话,或者求饶,来安慰他受伤的自尊,没想到,萧羽到了现在,还这么张狂,一时间,心头怒火翻涌,沉声道:“我现在就杀了你,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狂的资本!”

    把手中利剑就向萧羽的心口刺去。

    萧羽冷笑:“想看我狂的资本?现在你就可以看到了!”

    大吼一声,双眸陡然变得血红。

    瞬间开启了狂怒状态。

    开启狂怒状态的同时,玄罡震也施展开来。

    剑气流从身体里透出,向周围震荡而去。

    他表面是地极阶六级,其实是个隐藏的地极阶七级剑士,只要开启狂暴状态,瞬间可以飙升一个等级。

    而这个瞬间飙升,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君自顷就有些始料不及。

    砰地一声,裹住萧羽的剑鞘在玄罡震的撞击下破碎开来。

    随着破碎的剑鞘,萧羽的手伸了出来,一把抓住君自顷刺向他心口的利剑。

    他的手中覆盖着玄甲能量,根本不怕利剑的锋利。

    倒是君自顷,完全惊呆了,完完全全没想到萧羽可以从剑鞘中挣脱开来。

    在以前那么多次的战斗中,被他的剑鞘困住之后,还没有剑士可以挣脱出来的。

    萧羽实在太奇葩了,奇葩地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满脸惊愕,张大了嘴巴,几乎失去了应变能力。

    萧羽抓住他的利剑,猛地倒转,反倒刺向他的咽喉。

    “夫君,小心!”雷隐剑阵里的女人大喊。

    她虽然在操控雷隐剑阵,同时也在关注着这边。

    看到萧羽反击,君自顷却愣住,赶紧救援。

    一只长臂伸出来,去救君自顷。

    长臂抓住君自顷的时候,利剑噗地一声,刺进君自顷的脖子。

    君自顷脖子里咯咯两声,嘴里涌出血来。

    越发不可思议地看着萧羽。

    不过,因为那女人的手及时赶到,抓住君自顷往雷隐剑阵里拖,让萧羽错过了君自顷的要害。

    利剑刺得偏了一点,虽然穿过了君自顷的脖子,却不足以杀掉君自顷。

    萧羽暗暗懊恼,绝对不能再让君自顷这么逃了,不然的话,自己就危险了。

    看得出,那女人对君自顷的感情很深,看到君自顷如此重伤,肯定不顾一切来杀自己。

    而君自顷虽然重伤,却并不致命,又是光系剑士,会很快恢复过来。

    那个时候,就是一对二的局面。

    单独对战那女人,都处在劣势,一对二的话,简直必死无疑。

    所以,这次必须杀掉君自顷。

    忽然想起洛纤雪为自己铸造的暴雨针。

    一直还没机会施展它的威力,现在正是时候,把手一甩,手中的利剑向君自顷射去。

    与此同时,借着甩出利剑的机会,悄然甩出了暴雨针。

    一剑通玄才读书www.cai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剑通玄》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剑通玄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剑通玄》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